|連載式網誌,想到就寫,相信不會有結論|
|好則寫完思路通,差便僅此留備忘|

空閒時候瀏覽網站,看到標題如:[建築師妙用巧思XXX][設計師鬼斧神工YYY]之類,
總是覺得自己好幸福呀,能夠在創作的事業裡打拼著,聽起來意義非凡。

可是在香港這片土壤,總是一啖砂糖一啖屎的。設計師的角色很卑微.如果能出好設計,我覺得最先應該感謝客戶給予的自由和信任。但這不是本文的重點。

今日要談的,是商業和政治令建築不純粹。到底設計者可以單純做一件好事嗎?看看兩個筆者頗喜歡但卻被政治和商業賦予了多一種意義的新建築,如何令我對於自己一直憧憬的未來突然感到十分無力。

1. SkyPark (ie. The Forest Mall)| Mongkok, Hong Kong | by P&T

 

最近很火熱的建築項目.發布Skypark照片引起第一輪討論,單是一張在云云舊樓天台冒出一個綠意悠揚的多層錯落結構花園的照片就夠讓人神往。然後地面的 The Forest Mall 以日本代官山的特色錯落建築物作設計藍本,也令大家趨之若騖。

然後開始引起關於其身為市區重建局項目,卻沒有兌現起初重建所提的社會責任的爭議。

項目由新世界發展投得,原先承諾設全港首個「體育名人館」對外開放的空中花園,最終未有兌現(新聞報導) 。最後設計只在商場保留一個固定舖位,替代「體育名人館」。而空中花園則改成低座建築的3樓天台空間設一個逾千平方呎的平台花園,有升降機與奶路臣街地面連接。照片中空中花園,是住客的天台會所。

我們努力做的,結果真的會是想像中那樣嗎?每日冒出這樣的問題讓我很是精神分裂。Rendering裡面大家在天台花園樂也融融的模樣,遺忘了隔壁板間房的木蝨滿布;地面的大型店鋪沒有Ren在街上推著一車紙皮的老婆婆。事情真的會因為我們的設計更美好嗎?還是該說那不關我的事。是不是我們能力所及的,只是讓項目比最差好一點,就已經是我們能做的最好。

That’s quite shit Mate.

(利申: 筆者還是欣賞SkyPark設計的,下回深究)

2. 木舍 | Tai Po | by Eureka Design

Eureka的設計都十分有趣而且暖心,筆者在期待他們的大埔新幼稚園登場。之前在台灣雜誌刊登過的木舍設計也讓人印象深刻。設計用現代的手法重新為具宗教背景的歷史建築詮釋,並與園內不同的建築物建構出微妙的層次感。

但2017年5月HK01調查報導爆出木舍所在的大埔半春園是規契經營。由南豐集團子公司運高有限公司(運高)持有。根據地契,該處不准許作骨灰龕用途。地政處向半春園發出警告信時,亦是指明發予運高。記者到訪時,兩層新式建築的二樓已啟用作供奉牌位,地下一層則建有數千個簇新的骨灰龕位。有負責的員工指,待政府推出龕場發牌制度後將推售,估計最少售8萬元一個,以3,000個位計算,收入亦高達2億4000萬。

那麼建築設計本質希望蘊含的無求平靜諧和,是包裝裡面的醜陋和罪惡嗎?

待續.

Posted by:健太

An architect-to-be, simply write about what I googled for a clearer mind and as a recor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